你的位置:主页 > 社区 > 正文

爆雷后仍向子公司借款2500万 上海电气董事长郑建

更新时间:2021-09-11

  通讯技术有限公司(下称“电气通讯”)业务而产生的83亿元财务谜团尚未解开,多米诺效应不断蔓延。

  尤为蹊跷的是,已于5月30日表示,对电气通讯的借款金额高达77.66亿元,存在重大损失风险,但在此后,仍多次向电气通讯提供借款。

  据时代周报记者获取的上海电气与电气通讯的借款合同显示,2021年6月1日至6月3日,向电气通讯提供了3笔合计2570万元的借款,用途几乎全部是“补充流动资金”。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7月27日,上海市纪委监委宣布,上海电气(集团)总公司(下称“上海电气集团”)党委书记、董事长,上海电气党委书记、董事长郑建华涉嫌严重违纪违法,目前正接受上海市纪委监委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郑建华因何落马尚无定论,市场猜测或与83亿元财务黑洞案有关。

  7月28日晚间,一名不愿透露姓名的知情人士向时代周报记者披露,情况可能更为复杂。“跟他同时进去的还有一个人,级别不高,没有披露,是郑建华之前工作的单位负责人,郑落马可能是那边的事情。”该知情人士称。

  郑建华先后担任上海电机厂有限公司副总经理、上海汽轮发电机有限公司总裁等职,一路升迁,2017年8月升任上海电气董事长。就郑建华落马一事,7月28日,上海电气公告回应称,公司已对相关工作做了妥善安排,上述事项不会对公司正常生产经营造成重大影响。

  据上海电气微信公众号,郑建华7月26日还出席了电气总公司干部大会暨风控大会,并发表了主题为“提质增效防范风险,以新发展理念推动高质量发展”的讲话。次日,官方便宣布确认了郑建华落马的消息。

  郑建华出生于1960年,长期在上海电气任职,2013年就已出任上海电气总裁,2017年8月至今,任上海电气集团党委书记、董事长,上海电气党委书记、董事长。今年,郑建华年满61岁,已至退休年龄。

  据上海市纪委监委4月7日发布的消息,上海电气原副总裁吕亚臣涉嫌严重违纪违法,正接受上海市纪委监委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2018年7月至2020年4月,吕亚臣担任上海电气副总裁,2020年5月退休。

  今年5月30日,上海电气通过公告自曝风险,公司持股40%的控股子公司电气通讯应收账款普遍逾期,存在大额应收账款无法收回的风险。截至公告日,电气通讯应收账款余额为86.72亿元,账面存货余额为22.30亿元,电气通讯在商业银行的借款余额为12.52亿元,公司向电气通讯提供的股东借款金额合计为77.66亿元,均存在重大损失风险。

  上海电气表示,若电气通讯出现应收账款无法收回、存货无法变现等重大损失,将导致母公司对电气通讯的股东权益损失和股东借款损失。极端情况下,最终可能对母公司的归母净利润造成83亿元的损失。

  财报数据显示,上海电气2020年和2019年的归母净利润分别为37.58亿元和35.01亿元,83亿元的亏损,超过了公司过去两年的利润总和。

  针对这一巨大风险,上交所火速向上海电气下发监管工作函,要求公司尽快核实控股子公司通讯公司业务开展的实际情况,包括业务类型、业务模式、主要客户和供应商以及资金流转情况等,查明其应收账款出现普遍逾期的具体原因及责任人,是否存在其他应披露而未披露的事项,是否存在侵占上市公司利益的行为。

  但至今,上海电气仍未回复上交所上述监管工作函的相关问题。7月5日,因信息披露违规,证监会对上海电气进行立案调查。

  上海电气的自曝更引发蝴蝶效应,专网通信领域百亿巨雷被连环引爆,目前已有凯乐科技(600260.SH)、中天科技(600522.SH)、汇鸿集团(600981.SH)、国瑞科技(300600.SZ)等四家公司卷入其中。

  截至5月30日,上海电气曾向电气通讯提供的股东借款金额合计为77.66亿元。时代周报记者获取的上海电气与电气通讯的借款合同显示,上述借款发生在2019年5月10日至5月28日,由上海电气分19次向电气通讯借出或委托借出。

  上述借款项目集中发生在2020年12月、2021年2月底至3月、2021年5月,今年5月发生的借款项目尤其集中,5月14日、15日、27日、28日上海电气向电气通讯提供的借款高达29亿元。

  其中,公告截至时间中的最后一笔借款发生在5月28日,距离上海电气发布重大风险公告仅隔两天。

  本是“合作伙伴”的双方在两天内剑拔弩张,期间究竟发生了什么?这些重大决策背后隐藏了什么?疑问仍难以解开。

  在此之后,更为蹊跷的一幕发生了。尽管上海电气已通过公告表示向电气通讯的借款存在重大损失的风险,但上海电气仍在公告发出后向电气通讯提供借款。

  时代周报记者获取的双方借款合同显示,2021年6月1日至6月3日,上海电气向电气通讯提供了3笔合计2570万元的借款,借款用途几乎全部是“补充流动资金”。

  爆雷之后,上海电气表示,公司已成立专项工作组,全力核查通讯公司应收账款大额逾期原因及相关情况,集中力量全力以赴处置前述风险事项,并已寻求相关部门的支持和协助。

  另外,上海电气表示,目前电气通讯已向北京首都创业集团有限公司(下称“首创集团”)、北京首都创业集团有限公司贸易分公司(下称“首创贸易”)、哈尔滨工业投资集团有限公司(下称“哈工投资”)、富申实业公司(下称“富申实业”)提起诉讼。

  据公司公告,首创集团及旗下首创贸易合计拖欠上海电气通讯货款11.93亿元及违约金,哈工投资拖欠上海电气通讯货款5672.25万元及违约金,富申实业拖欠货款7.88亿元及违约金,南京长江拖欠货款20.89亿元及违约金。